相思秦川月

【点文】【韩叶】山灯夜雨

★给姑娘的韩叶点文,总觉得怪怪的

★本来想秀一大把恩爱没秀成

★苏老韩,苏叶神,特别苏

★OOC OOC OOC



傍晚时下起了雨,虽然并不是很大,却一直连绵的下着,始终没停。

叶修站在房檐下想了又想,还是决定……等韩文清来接他【。】毕竟他战五渣的美名不是随便来的,真要这么一路淋着雨跑回家去第二天铁定感冒发烧鸡飞狗跳。

然而过了两个小时,韩文清还是没来。

叶修有点纠结,他就四面环顾了一下……

得,这下他知道韩文清为啥没来了——更确切的说,是韩文清为啥来不了了。

感情他站着的那个地方,压根儿就不是Q市市区里让他临时避雨的某间小饭馆,而是个颇似南京瞻园入口的那个大门。一群群看似山精野怪的生灵从他身边经过,不知交了什么东西当做门票后,就笑着闹着走进那个里面看起来黑漆漆的园子。

叶修挑了挑眉,然后拉住刚从他身边的一只狼人。还没等他开口,那只狼人就兴奋的叫喊起来:“哎哎哎是不是叶修大大是不是叶修大大!艾玛叶修大大拉住我了叶修大大拉住我了真的是这样的哎哈哈哈哈哈哈!今天晚上回家可以多吃三碗饭啦!哎叶修大大我跟你说这里叫山灯夜雨十年一次的哦!这是让人想过去看今朝感到此起彼伏的秘境!只要走出秘境就有礼物赠送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了!叶修大大你不去试试吗!”

叶修:“……”他好像知道为什么荣耀的万圣节企划里把黄少天设定成狼人了。

不过还好,好歹他知道这山灯夜雨是有出口的,就是老韩得再等等他了。他摸摸自己的鼻子,这么毫无愧疚感的想着。

于是叶修就往里进了。在他马上就要迈进黑暗里的那一瞬间,一个妹子举着麻袋扣在了他脑袋上:“门票!”

叶修:“……”我记得我还没开口呢。

另一个妹子赶紧把叶修脑袋上的麻袋摘了下来:“叶神不好意思,她是你的脑残粉,为了领悟你脸T技能的真谛翻来覆去的看你的采访视频,结果适得其反,现在一看见你的表情就想套麻袋——门票问题不用担心等她反应过来就会自掏腰包送你的,请进吧。”

叶修:“……”这个世界的人这么神奇吗。

于是叶修耸了耸肩,抬脚走进一片黑暗里。

再一抬头,叶修的眼前是个牌楼,上面写了四个字:荣耀十年。他想了想狼人的话,也就了然。在他的生命里留下的痕迹最为深刻的,真的就是陪伴他十余年之久的荣耀了。

他走过那个牌楼,沿着暖黄山灯的指引慢慢悠悠向前走,一边还有闲情逸致欣赏一下同新手村风景极其相似的小路风景。

道旁景观大约到蜘蛛洞穴附近时,叶修看见了一幢小房子,就和他刚刚离家出走时寄居着的小出租屋一模一样。

他推开屋门走进去,发现屋子里的布置更像是个寺庙,只不过寺庙供奉的女神是当时还小的苏沐橙,而叶修和苏沐秋两个人的形象就和观音边上的童子似的。

叶修忍不住笑,对泥塑抓住主要矛盾的水平给予了高度认可,毕竟那时候,他和苏沐秋真的就是供菩萨一样竭尽所能养着苏沐橙的。笑够了,他就走过去,摸了摸苏沐秋的泥塑的头。

虽然他的挚友已经离世,但他所开创的经典打法还有他留下的千机伞,将会永远记载在荣耀的历史里,永不消亡。

叶修挺高兴的往前走,半路上还碰见了他在第十区干掉的第一个隐藏BOSS暗夜猫妖,然后特别亲切的打了个招呼。那只猫估计是被他虐惨了,悲苦的嚎叫一声转身就跑。

他慢慢走过去,看见了第一赛季时的嘉世。

无论嘉世后来变成了什么样子,第一赛季时还并非豪门,青涩稚嫩的嘉世,永远都是他心底最美好的回忆之一。

叶修推开门,走了进去。

站在最中间的角色,是当年的一叶之秋。手持却邪,威风凛凛。

……就是脸部没有五官,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叶修:“……”哥现在不是露脸了吗怎么还不改过来,简直差评。

“你也不怕你的表情放出来别人一激动把这儿砸了?”叶修惊悚的回头,发现还真是他十年的宿敌韩文清大大。

韩文清就走到他的身边来,边走边说:“我开车出来接你,然后就开到这里来了。”幸亏他们俩的副本是一样的,不然还得过好一会儿才能见面。

叶修对韩文清笑笑,看着一叶之秋身边的扫地焚香:“老韩,你说老郭这家伙可真不地道,还欠着人钱呢就跑了,什么素质!”

韩文清没有说话。

两个人于是慢慢的从第一赛季的嘉世晃悠出来,然后进了第二赛季的嘉世。

一叶之秋依然顶着问号脸威风凛凛的站在正中间,叶修看得有点心累。倒是当时还锋芒毕露的繁花血景,让叶修好生感慨——他们那时何其年轻何其快活,又有谁会想到未来的伤痛与别离。

他们又走过了第三赛季的嘉世,看过了还是问号脸的一叶之秋,还在大漠孤烟旁边发现了一些钱包。

然后他们看到了第四赛季的霸图,不知为什么,叶修觉得霸图俱乐部显得格外对称,而且门口的钱包格外多。

叶修和韩文清在迈进去那一刻,就感觉到了脚下特别的触感。两人一低头,才发现他们踩着的是一地的钱包。

韩文清:“……”他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

站在正中的拳法家大漠孤烟气势逼人势不可挡,即使是创造了三连冠伟业,不可一世的斗神一叶之秋,在这里也只有成为陪衬。

韩文清和大漠孤烟,既属于霸图,又已经凌驾于霸图之上。

韩文清直视着大漠孤烟,忽然开口:“第十一赛季的冠军是霸图的。”而后也不理会叶修的反应,只是右手握拳锤了锤自己的胸口,神色坚毅。

叶修拍拍他的肩膀,笑着说:“嗯,加油。不过以我的专业眼光来看,下个赛季的冠军,依然会是兴欣的。”

然后两个人不再讨论关于下赛季冠军的归属问题,只是慢慢的向前走去。

第五,第七赛季的大小眼魔道学者王不留行;第六赛季的话唠剑客夜雨声烦与心黑术士索克萨尔,他们都一一看过。

而后,第八,九赛季,大有新荣耀第一人之称的枪王周泽楷率领着轮回异军突起,势不可挡的夺走了两座奖杯。

而后,他们的脚步停在了一间小网吧前面。

这间网吧看起来相当的小,论规模完全无法与之前的豪门相提并论。然而就是在这间不能再普通的小网吧里,走出了力克轮回夺冠的,第十赛季的兴欣战队。

叶修只是看着兴欣这个名字,脸上就会露出似乎完全不符合他气质的温柔笑容。

他们走进兴欣,顶着叶修脸的一身混搭,手持千机伞的散人君莫笑挂着一身麻袋站在了正中间。

叶修:“……”我觉得一叶之秋那样也不是不能理解了。

叶修已经退役,但他留下的战术,打法,还有精神,将成为指引兴欣前进的灯。

他就是兴欣的信仰,他就是兴欣的神。

告别了兴欣,他们走到了苏黎世的总决赛场馆。

至此,叶修感慨了一句:“我知道你只想专注于霸图,但是错过一个一起夺冠的机会,真是有点可惜。”

而韩文清没有说话。他的意志如此坚定,以至于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阻挡他。他说想要专注于霸图,那么哪怕是世界级的竞技场,他也会坚定的拒绝。

错过一个一起夺冠的机会是有点可惜,不过为了霸图,没有什么不值得。

而且就算一时间不能一起夺冠,他们还有那么多时间,这对宿敌总会有机会为了他们共同赢得的荣耀而一起欢呼。

韩文清这么想着,拉着叶修的手向前奔跑,脚步似乎都轻快了一些。

于是最后一部分,韩文清是拉着叶修飞奔出来的。叶修大大作为一个光荣的战五渣,向韩文清队长表示了严正的抗议。

并被韩文清队长予以无视。

跑出副本的韩文清队长发现自己原本不知道停在了哪里的车就停在门口,感到十分欣慰,然后带着气喘吁吁状态下的叶修大大十分干脆的跑路了。

准备了礼物的妹子:“……”其实我还想要个签名来着,来不及了吗。

山灯夜雨,引人走过的是人心底深处最深刻的记忆。若是执着往昔,囿于幻梦之中也并非全无可能。而大多数人虽知前行,却也不能干脆挥别过往,总要再折回来缠绵一番。

而叶修和韩文清,他们自始至终,都在那么坚定的前进。

他们怀念过往,却绝不缠绵其间。

因为他们的目光,从来都看向未来。

END

评论(2)
热度(29)
©相思秦川月 | Powered by LOFTER